羽清瑾

week1 一个关于希望或救赎的故事

week1 希望与救赎
     淇参加了一个名为 “希望” 的比赛。
    这是一个生存游戏。规则如下:
    1.你可以使用你所拥有的所有道具
    2.在游戏中,你可以干任何事。     
    3.诸位参赛者们,玩的开心(∩_∩)
    规则很简单。淇反复看了几遍,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,叹了口气。他是为了钱才参加这个比赛的。没错,这个比赛的最终胜利者能够拿到丰厚的奖金。
    淇是一个小混混,靠每天在大街上游荡和乞讨过活。他需要钱。
      “反正就试一下,拿不到钱就算了呗。”淇这样想着,“而且参赛费免费,去了也没什么损失。”
      他觉得自己会赢的。





       (一)比赛的开始
       淇报名后被直升机送到了比赛场地——一片森林。在森林的正中间有一个小村落,里面是零零散散的几座村民的小屋和一座教堂。——或许那不是一间教堂。在它的深处,十字架的旁边,还有五扇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居然还有直升机。”淇想,“设备还挺周全的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飞机又送来了两男两女。淇一眼看出其中一对是私奔的小情侣。——女的将头靠在男的头上。且他们穿的衣服品质只是略高于他这个小混混所穿的。还有一个像是很活泼的运动少女,栗色的长发搭配格子的外套。淇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人也会来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个男人看起来很冷静。或者说那只是一个少年。他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。就在这时,他走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安”他自我介绍道。
        察觉到他的行动,其他的几个人也都凑了过来自我介绍。
        那对情侣中男的叫渝,女的叫锐。而那个运动少女叫做宁。
      除了淇和安外,其余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带了一个行李箱。
        淇看在眼里,更加坚定了他要赢这个比赛的决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些有钱人还要这些钱干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 (二)度过的第一天
      几个人各自挑选了村民小屋后安置了下来。淇被分到了最小的一间。
      在他准备躺下的时候,突然听到旁边一座小屋传来一声惨叫。
       淇挑挑眉,并没有去在意。
       要是真有人出事了,那也无所谓。他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。如果是陷阱,那就更不该去理会了。
       毕竟这是一场生存游戏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,大家在走出门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碰到了彼此。淇来的时候,看到渝正紧紧抓着宁的手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然后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不见了,同时窗外还有一个黑影闪过!”淇听到渝正在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而那个宁正在皱着眉头说:“但是既然没有人看到的话,那也就没有人证明你在洗澡。这样的话,仍然不能排除你是凶手的可能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正在淇全神贯注的听着的时候,他发现那个叫安的少年也冷漠的站在旁边。
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奇怪的人哪。”淇想,“这么无动于衷的样子。”
       他定了定神,走过去问安:“你怎么看?”
       安淡淡道:“是他杀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显而易见。”
       .“这个人对自己的推理也未免也过于自信。”淇想。“不过他居然猜对了”
        他决定先去看看周围的环境。
        村里面没什么好看的,还是先出去逛逛吧。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  森林里阴森森的,地上长着暗红色的苔藓,不知道是什么品种。
         淇在这里到处走了走,发现除了一些苔藓外没有任何的生命痕迹。没有动物,只有无尽的树和红苔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主办方到底是把我们送来了什么鬼地方啊。”淇想。
      
  

        (三)第二个死人
       当天晚上,淇从床头柜中拿出了一个药瓶,又从中倒出了一颗药抛入口中。他走出了房门。        半夜,房门被敲响了。淇打开门,看到的是满脸惊恐的宁。
        “淇……淇大哥,”宁的声音微有些颤抖,“渝,渝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虽然没有说出来,但淇已经猜到了她话里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明天再去看他吧。”淇叹了口气,摆摆手,“现在出去,要是遇到那个人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  宁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淇,然后低声说:“要是凶手已经走了呢……再说,渝大哥怎么办……”
       淇假装没有听见,道:“现在外面不太安全,要不要我送你回去?”
        宁缓缓地低下头去,声音细如蚊呐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  淇走回房间中,关上了门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,淇刚起床,就从窗口看到宁向教堂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淇想了想,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来到教堂,淇看到渝的尸体赫然被钉在十字架上!而宁正在一旁呆站。
         淇走上前去,从宁的眼睛里看到了……恐惧。
         她在恐惧自己的生死。
         这种情绪,远远大过了对渝的哀悼。
         果然没人是那么单纯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恶心。淇想。
        他清咳一声,转移了宁的注意力。“话说……你知道那些房间是干什么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宁迟疑的摇了摇头,:“……不知道,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教堂里还有几个房间。”说到这里,她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银十字架。“我是天主教徒。”这也解释了她为什么晚上无端端的要去教堂。
          据宁所说,她想到锐的死,有些害怕,便想到去这个简陋的小教堂祈祷。当她一抬头,就看到了渝的尸体。她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,慌慌张张地去找了淇,根本没有想其他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晚上小心吧。”淇淡淡地叮嘱宁。
          淇准备走时,回头看见了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 安也走过来,对宁说:“晚上小心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等宁走远了,安对淇说:“我有些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带着淇来到了他的房间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能模糊的预见未来。”安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淇一脸“骗谁呢”的表情,“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从小就有这样的能力。”安并没有理会淇的不信任,自顾自地说,“我曾预见过我身边许多陪伴我很久的人的死期……比如我父母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母亲是在我七岁的时候死的,她当时正走过一座老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她每天都要走过那桥……直到那天,桥塌了。我预见到了我母亲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说到这,突然停顿了一下。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你不是要证据吗?那好,我现在就告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宁今晚会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仅如此,我们,所有参加这个游戏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也都会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 (四)最后剩下的是什么
        又一天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天亮了。
        淇早起时径直走去了安的房间。他知道宁躺在床上,死不瞑目。已经分不出她的伤口在哪了,整个床单上都是血。
         鲜红的血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昨天晚上,吞下了第二颗药。
          淇于是走向了安的房间。
         出人意料的是,他也死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上吊在自己的床边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张白纸掉在旁边,淇走过去捡起来看,那是他的遗书。
         方方正正的字体写着:
我知道我们五个都要死。但谁说命运不可改变呢?
这个比赛是一定要分出胜负的。
既然我们注定会输,那就让你赢吧。

我已经见证了这么些人的死亡,现在,我的救赎到来了。好好活着。

不要再那样了。
       淇从他的衣兜里掏出了一把小小的钥匙。
      他拔步向教堂走去。
       教堂尽头的五个房间中,第三个已经开了。里面有一块木牌。牌子上钉着一张纸。
       宁,性别:女,目前情况:失败,杀害人:淇
       淇没有理睬那扇开了的门,仿佛那是理所应当的事。他径直走向了第五扇门。
       他掏出那把小钥匙,把它插进了门锁里。
       啪嗒
       门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里面同样的有着一张木牌,木牌上钉着白纸,白纸上写着:
       安,性别:男,目前情况:失败,杀害人:安
      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 这时,教堂外传来了久违的直升机螺旋桨的杂音。
        他赢了。


逻辑极度混乱。
真相:渝杀了锐,大概是因为钱财与感情不和。淇杀了宁。
然后淇大概是类似于狼人的一个设定。他只要吃下那个药就可以闪亮变身🌟。但是他不知道药嗑药磕多了会死。然后安救了他。
是不是非常的莫名奇妙。
我要疯了【撞墙】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)